岁月的行囊

我把已去的岁月整理出来,行囊里尽是浓缩的精华,我把尘封的往事梳理出来,所有的记忆都在叶芽上复苏。

幼年,桥头,我在哭泣中被人拾起。从此,哥哥便牵着我的手从山里走到城市。梦里,那潺潺流水和粼粼清波是最鲜明的形象,从头至脚洗刷我幼年的弃婴身份。哥哥说,秋儿,我和你干妈(哥哥的妈妈)在桥头遇到刚满月的你,所以你姓乔。

童年,朦胧中有人推开我的房门,捂好我露出被子的光胳膊,关掉尽职尽责还在发亮的台灯,再拉下被风卷起的窗帘。突然我的脑袋从被窝里探出来,瓮声瓮气地嘟哝:“我的动画片还没有看完呢!”哥哥便忍俊不禁地把我的头按回被窝命令道:“乖乖地去周公爷爷家拿巧克力吃!”

后来,我已是朝气蓬勃的少年。干爹干妈退休后回了乡下生活,哥哥便完全成为我的监护人。干妈曾说他是家中的巨懒,但对于我的成长,他的关爱倒是很勤快。如果我不想弹钢琴了,他会同意带我去爬山。如果我任性了,他也会穿着笔直的西装在小巷里的小吃店点我爱吃的麻辣串,我溜到他单位的办公室里好奇地把他的东西乱动一气时,他不仅不生气,还会乐呵呵地教我玩电脑。我的童年是幸福的,像落在花蕊中的蜜蜂,尽情地享受岁月带给我的爱意。哥哥淡然一笑说:“责任就是对自己要求去做的事有一种爱。

升了中学后,哥哥便不再总和他的同事们在一起度假了,我也不再像小时侯那样总当他的跟屁虫了。周末时,干妈见到我便心呀肝啊的嘘寒问暖,而干爹就会责备哥哥把我养得像瘦猴。哥哥先是气急败坏,继而“痛心疾首”发誓“下不为例”。再后来呢,大鱼大肉就往我碗里飞了。可是美味佳肴在那时哪能抵过零食的魅力呢?所以吃东西的雍态全在吃零食时施展,哥哥只好留一串长吁短叹带我去医院检查身体素质了。

偶一日得到了哥哥的QQ号,我便化名“可可”于他相聊。可就是这一聊,让我得以了解了一下他。哥哥大我20岁,曾几何时,他那场轰轰烈烈的同桌恋以女主角的“看破红尘,誓为单身”而告终。哥哥心中打翻了五味瓶,挥手作别“花前月下、人约黄昏后”,意欲妇唱君随。本来想在而立之年认个干女儿,但20岁时拾得女婴,便一半女儿一半妹妹地抚养了。不懂事的我知道这些事后捂着嘴笑到了肚子疼,关了电脑后偷偷往卧室溜。岂料被坐在客厅的哥哥逮了个正着。他啪地一声打开灯,得意洋洋地和上笔记本电脑,握着我夜不归寝、书房游荡的证据问:“这么晚了在书房里干什么?”顿时,恐慌、惊吓和失措笼住了我,我觉得这是空前绝后的打击,再加上身体状况,我吓得瘫了,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当时,我自然不敢告诉他我在干什么。但此后我大病一场,发烧,继而被查出急性鼻窦炎。手术后我昏昏沉沉地躺了几天,哥哥小心翼翼地端茶递水,料理我的起居饮食。我突然挺难受,打从记事开始,哥哥就是雨天里的一把伞、泥泞中的一双鞋,他用慈父的深情抚慰我为幼年的遭遇受到伤害的心,又以长兄的关怀滋润我生活的每一块空间。哥哥是那么疼我、爱我,而我,而我居然去套他的小秘密,还大笑于他的“恋爱失败史”!我的自责一天比一天加深。

此后,我就再也没有像以前那么调皮任性了。周末弹琴看书做功课,哥哥进厨房时我也站在一边学,届时还拖拖地擦擦灰。大家很奇怪,干妈说是手术时的麻醉药麻痹了某根神经,干爹说是手术后心里烦躁对“一哭二闹三上吊”提不起精神了,亲朋好友说我变“淑”了,哥哥则说是他那天的夸张表情吓着了我。

后来哥哥的同事送给了他一台电脑,他又转送给我。想起上次偷偷上网的后果,我提出解决共用书房的事情。于是哥哥给我安排了一个书房。我们坐在老书房的地毯上整理我的东西。哥哥一边叮嘱我不许迷恋电脑一边讲那些诸如“人生的道路就像手中的掌纹,虽然曲折,但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”的哲理。正当我听得如痴如醉时,他随手翻开了我少年时的日记本。我极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――某年某月与哥哥争电视没争赢,告诉干妈后哥哥挨训并换电视频道某年月受老师表扬,缠哥哥做东某年月贪玩没完成作业,哥哥大怒罚我面壁思过。

“哇,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也记在日记里啊?”哥哥夸张地掏纸巾擦汗。

我笑答:“是呀,我要留一段回忆让心去核对嘛。”

是的,成长路上是你为我撑起一片晴天,我要把你的影子折叠起来存放在岁月的行囊,留一段回忆让心去核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