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动了中国的“人口红利”

“人口红利”是指一个国家的劳动年龄人口占中人口比重较大,抚养率较低,为经济发展提供了有力的人口条件,整个国家经济成高储蓄,高投资和高增长的局面。“红利”在很多情况下和“债务”是相对应的。因此在我们享受“人口红利”丰厚回报的时候,前往不要忘记今后可能会面对人口的“负债”。

春节刚过,东部沿海地区就出现大规模用工荒,珠三角缺口超200万。据了解,不仅是河南企业,外省一些政府部门专门出台文件,限制劳动力外流,以满足本地企业的用工需求。

其中,广州预计缺口量达15万人。特别是餐饮业的前台和楼面服务员,平均1名求职者,有进5个对应岗位可供选择。东莞缺工更为严重。此外,沪苏浙闽和广西北部湾等地,都出现不同程度的缺人。

中国农村富余劳动力无限供给的情况,在未来几年将会出现变化。该情况在中国第一大省--河南省已经初显端唲,劳动力供应预计在2013年到2014年到顶。

河南目前拥有近亿人口、3200万富余劳动力不仅是中国第一大事更,也是中国劳动力输出第一大省。到去年底,全省劳动力转移就业人口总数超过2200万人。不过,河南的劳动供应总量增速近几年明显降低。2007年新增劳动力200多万,2008年则不到110万。

中华国劳动力供给已发生“无限供给”变为“有限剩余”的重大转折,意味劳动力的结构性短缺将会经常出现。

新年伊始,长江珠三角等沿海地区频呼“用工荒”,就连安徽、河南等劳工输出大省,也纷纷出台措施,鼓励省内就业,部分西北地区,甚至出现了限制劳工出省的现象。

事实说明,“未富先老”的老龄化趋势,提前进入的低生育阶段,80、90后青壮年的就业观、结构性劳动力失衡,都展现出不少专家的忧心正在变成现实,中国经济赖以高速增长的“人口红利”正在消失,十年后可能将难以为继。

要解决这些问题,必须加强市场信息的沟通,劳动密集型企业也要提高劳动生产率,不然越来越高的劳动力成本会把企业拖垮,除非政府降低税收,才有能力支付高的工资,但那并不是长久之计,收入和劳动生产率实现良性循环,农民工本身也要技术进步,与不断升级的企业需求同步,这才是根本的出路。

未来中国必须未雨绸缪,进一步推动“人口红利”从质量型向数量型的转变,逐步改变目前过度依赖出口、低附加值,劳动密集型的粗放型增长模式,要加速人力资本形成、生产结构升级、自主创新和科学发展,自有这样,才能保证中国经济又好又快的持续健康发展。

以上的种种情况已说明:中国正在不断进步中,从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以来,中国向着建设现代化的强大国家迈进,人民的生活也将会越来越好。只是在发展的狂潮中,难免会出现一些起起伏伏,人民只要站住脚跟,打下坚实的基础,做好面对一系列新困难的准备,我相信,胜利会属于我们的!

这篇议论文“谁动了中国的人口红利”,开篇点题,论证充分,运用了举例论证和对比论证的论证方法,论述有理有据,逻辑严密,文章多次运用反问,引起读者阅读兴趣,结尾更是蕴含哲理。